torsky1124

路就那么长,别走得着急忙慌

白字:

 人啊,只能向前看,时间推着你向前,原地踏步的单调无聊逼着你向前,人无论面向何方,总是在向前走着。不信你试试倒着走,保准你走不了多久就摔个大跟头,或者掉进黑漆漆的陷阱里难以自拔。
 一条路有几种走法,取决于行人的态度。可以健步如飞地走,可以磨磨蹭蹭地走,可以蹦蹦跳跳地走,可以跟着别人走,可以单腿独立跳着走,可以哭哭啼啼心不甘情不愿地走,可以昂首阔步坦荡荡地走,可以匆匆而过心情焦虑地走,可以悠然洒脱心态平和地走。
 路,还是那条路,除了行人的态度改变以外,树还是那几棵歪脖柳树在路边半死不活,石头还是那几块有棱有角粗糙的从山坡滚落的碎石块,路上的坑坑洼洼没有多一处,也没有少一处,总之,十年前,一百年前,这条路就在这里了,而现在,你是不知道第几个要走完这条路的人,你可以说这条路是为你量身打造专门等待你的到来,也可以说这是于千万年的时间中偶然的一次相遇,不管怎样,你看到了这条路,你来到了它的身边,一切都准备好了,顺带着结局也准备好了。
 好了,我们已经在路上了,我也在路上了,没有和你们同行,也许我不能发现自己处于何时何地,你们是我的参照物,时间的,地点的,或者抽象的判断的参考。同样,我也是你们的参照物,你们生命中的一个道具,一个路人,或者男一号,二号,跑龙套。我们彼此对应着影响着。哪怕有时候我极度讨厌你们,你们有时候也讨厌我,但这顺带着也证明了我喜欢你们的可能,你们也会喜欢我。总之,我们在不知不觉中一起活着,潜移默化地影响彼此,哪怕我们是极端自私的人,我们互相看到了对方,才会在眼里容不下彼此。
 我的前方没有路,只有在我的脚走过的地方,留在我身后的,那才是路。说来说去我还在纠结于,是路选择了我,还是我选择了路。就像我小时候常常想,我怎么样才能摆脱老天的控制,假如在我面前有三个选择,无论我做出什么选择,我终究会选择一个,而我在做出选择的时候,老天已经为我准备好结果了,老天就是万能的结果,只要我还在做选择,就逃不出结果的手掌心。
 有点无奈呢,就像你只能是你所是,人生的意义只能在人生之外定义,我的意义只能在我之外被赋予,可是我之外的意义,对我又有什么价值呢?我自己的意义,自己赋予自己的意义,也有些勉强,因为这意义时常在半路游移不定,开始自我怀疑,怀疑自己的坚持,究竟是对是错,没有永恒的意义标准,自我赋予的意义没有参照物,听起来就像是一场儿戏,这荒唐正对应了必死无疑的人生。
 人一步一步走来,走到每一个现在,走到此时此刻,不断地肯定否定,如此循环往复。总也不能做出一个确定无疑的了断。一个结局,除了死,还能不能有点别的结局,老天有些抠门,除了死之外,别的什么都没给,这结局,真不像是我们人类应该有的结局,太不像话了,心有不甘。
 或者可以这样想,人生之间发生的一切,是没有结果的,没有结果,就没有终止,一切都可以继续,不断地寻找结果,却不承认结果,就像我今天想的,我喜欢“结束”,不喜欢“结果”。
结束的主观性强,结果的客观性强,所以我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,选择主动结束,而不是被动的等待被强加的结果。
 路还是要走,正如之前我摇摆不定的态度所怀疑的那样,此时此刻经历了曲折的思考,时间的考验,我还是在之前的老路上,不同的是我不再怀疑不定,而且从容的面对一切。整理好自己的情绪,就继续出发。感觉迷失了自我,就停下来洗洗脸,看着水中的倒影,直到认清这副熟悉又陌生的面孔。路上风尘大,迷了眼睛就揉揉,脏了衣服就换掉,腿酸了就歇歇,晒黑了就笑笑,皮肤黑牙显白你不知道嘛。

评论

热度(239)

  1. 咬彼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Jace咬彼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不是看不见远方 而是这个本就存在的离得太远 我被大雾挡的死死的 所以只能盲目的走着  或许此时我正费
  3. 一雨成冬咬彼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torsky1124咬彼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壊尐爺の小窝咬彼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清流咬彼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Suipian咬彼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bless咬彼 转载了此文字